From Ralph's Bookshelf | RL Magazine | Ralph Lauren

來自 RALPH 的
書架

向下捲動

來自 RALPH 的
書架

經典著作是啟發 Ralph Lauren 系列和他的人生的作品
 

在這些我們並肩前行的日子裡,大家都被困在家中,渴望作出一些改變甚至出走,這也正是最完美的時間來重新發掘一本好書的傳遞力量。這些年來,有九本書對 Ralph Lauren 尤其有意義,無論是他們的文學造藝還是所創造出來的獨特世界。儘管您可能已經閱讀了不止一次,但現在可能是重溫並發掘新含義的好時機。

ISAK DINESEN 的
《走出非洲》

這本由丹麥作家 Karen Blixen(她以男性筆名出版此書)於 1937 年寫的回憶錄,回顧她從 1914 年到 1931 年在非洲的歲月,並激發了 Ralph Lauren 很多系列的設計概念-當然,最具標誌性的要數他的 1984 年春季女裝系列,那是在夏威夷拍攝的一輯壯觀廣告系列。實際上,這是在 Sydney Pollack 導演由 Robert Redford 和 Meryl Streep 主演的改編浪漫電影的一年之前。

Out Of Africa
The Great Gatsby

F. SCOTT FITZGERALD 的
《了不起的盖茨比》

當 Fitzgerald 的美國經典改編電影製作在 1974 年開始就緒時,服裝設計師 Theoni V. Aldredge 選擇了 Ralph Lauren 為整個男演員團隊負責服裝設計,這是很理所當然的選擇,因為當時 Ralph 的優雅設計風格已經廣為人知。這些專為該電影製作的服裝,包括 Robert Redford 飾演的 Jay Gatsby 所穿著的代表性粉紅色西裝,激發了目前 Polo 系列的感性設計。眾所周知,「盖茨比造型」為當代男性時裝帶來重要影響。Ralph 於 2012 年春季再次採用了這個主題,為他的女裝秀系列增添了盖茨比的情人 Daisy Buchanan 和紐約爵士時代(Jazz Age New York)的魅力。

The Great Gatsby
Ralph Lauren

CALVIN TOMKINS 的
《最好的報復是活得好》

Fitzgerald 以虛構方式描述了 Sara 和 Gerald Murphys 在 1934 年的《夜未央》(Tender Is the Night)中的生活方式,但 Calvin Tomkins 於 1971 年寫的書,則確實是描繪這些迷人美國僑民在 20 年代於里維埃拉的英雄事績的非小說作品。Fitzgerald 描繪穿著泳衣的 Nicole 身上掛著一串珍珠,這令人難忘的形像很有可能是受 Tomkins 巧妙地為這對夫婦拍攝記錄照片時,看見 Sarah 的浪漫海灘裝束所啟發。這些場景和 20 年代的時尚人物,都是激發 Ralph Lauren 一個接一個里維埃季節主題的創意參考。

Ralph Lauren
The Sun Also Rises

ERNEST HEMINGWAY 的
《太陽照常升起》

儘管 Ralph Lauren 一直受到海明威(Hemingway)的個性和風格啟發,這位作家的作品也成為了 Ralph 設計靈感的來源。在海明威 1926 年的傑作裡提到的鬥牛和朗誦者,尤其是在 Pamplona 公牛奔跑的場景,更是 Ralph 2013 年春季女裝系列的靈感來源。

The Sun Also Rises
The Sun Also Rises

1957 年的改編電影《太陽照常升起》中的 Tyrone Power

JOHN STEINBECK 的
《憤怒的葡萄》

儘管 Tom Joad 眼中的經濟大蕭條(由 Henry Fonda 在 1940 年改編小說中飾演)很難被認為是女性時裝的靈感,但 Ralph Lauren 的 2010 春季女裝系列在面對巨大的逆境時,還是在歌頌 Steinbeck 對 Joad 家族描繪的尊嚴。Double RL 男士系列的地道工作服和工裝褲在表演台上行秀,揉合著一股魅惑的女性魅力和高跟鞋。

The Grapes of Wrath
Breakfast at Tiffany's

TURMAN CAPOTE 的
《珠光寶氣》

Capote 1958 年的中篇小說只有 90 頁,創造了這位紐約市難忘而永恆的女主角 Holly Golightly,由 Audrey Hepburn 在 1961 年的經典電影中活靈活現地演繹出來。在電影中最經典的場景中,Holly 穿著黑色晚禮服,在她天鵝般的脖子上佩戴一串珍珠鏈,咀嚼著一片丹麥酥餅和喝著紙杯咖啡。這一刻的影像體現出一種矛盾,而這種矛盾也成為 Ralph Lauren 在自己的系列和廣告中的標誌。長大後,Ralph 總是受到 Hepburn 無與倫比的風格啟發。1992 年,這位傳奇女演員為他頒發了 CFDA 終身成就獎。在林肯中心舞台上接受她頒發的獎項時,他向他的一個兒時朋友大聲喊道:「看,Steve,我見到了公主!」

Breakfast at Tiffany's
Ralph Lauren

《珠光寶氣》中的 Audrey Hepburn(1961年)

EVELYN WAUGH 的
《故園風雨後》

在 Waugh 描劃貴族弗利特家族(Flyte family)於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轟動史詩式影片中,Lord Sebastian Flyte 勳爵和 Charles Ryder 上尉的風格經常啟發英國人的優雅風範,並研究 Ralph Lauren 的許多男士系列獨具的閒適感,尤其是他的紫色作品系列。

Brideshead Revisited
MY ÁNTONIA

WILLA CATHER 的
《我的安東尼亞》

Cather 對 19 世紀末內布拉斯加州農村大草原上的開拓者生活提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大膽構想,將一位年輕的移民女孩 Ántonia Shimerda 提升為一個不太可能卻甚具影響力的女英雄。被認為是美國文學的傑作,這部 1918 年的小說捕捉了 50 多年來在 Ralph Lauren 的男女系列中被這美國前線願景所啟發的主題之一。

MY ÁNTONIA
Ralph Lauren

Mary Randolph Carter 是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目前負責 Ralph Lauren 的出版工作,並且是多本著作的作者,包括她的最新著作《垃圾的喜悅》。

  • 封面圖片由出版商提供
  • 攝影由 BRUCE WEBER 提供
  • 電影圖像由 GETTY IMAGES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