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alk To Remember | RL Magazine | Ralph Lauren

漫步回憶

向下捲動

漫步回憶

無論你居住在城市、郊區或兩者之間,現在是漫步的最佳時機,最能充分發揮它的修復力量
 

在隔離的幾個星期裡,簡單的散步已成為提升心靈和心臟能量的最佳方式。這個活動帶來了許多步行旅者的故事。Ferndale T-Rex Walking Club 由一群持不同意見的人以充氣動物服飾打扮,在密歇根州的街道上巡遊,為左鄰右里打氣。在威爾士,一群活潑的野山羊被發現成群結隊、排成單行,沿著蘭迪德諾狹窄的行人路漫步。西班牙因疫情禁止外出,但大家各出奇謀,帶著「寵物」母雞、玩具狗和金魚(仍在魚缸裡)散步。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也許是英國二戰上尉摩爾 (Captain Tom Moore) 的故事,他環繞家中花園步行 100 圈,籌得超過 3,600 萬美元,是有史以來最高的善款數字。

在我們的小天地裡,步行外出亦一樣具有新的作用及重要性。我們千里迢迢來到彼此的門前,跨過行人路和庭院的廣闊空間與朋友和鄰居交談。遛狗已成為主人和狗隻熱切期待的例行公事。遊覽城市公園或在樹林中漫步也一樣,如果幸運地有這些設施在附近。曾經,我們匆忙做事,但現已重新變成原動力,讓我們追求理智和樂觀。

Ralph Lauren
Ralph Lauren

那麼,照字面和比喻來說,最常見的運動——步行又有甚麼吸引力如此推動我們?

就是科學根據。不論是壓力、中風、認知障礙症或抑鬱,沒有一種疾病不能以競步防治。實際上,當腳碰撞行人路(或泥土)時,產生的衝擊力會增加流向大腦的血液,並透過人體觸發感覺良好的連鎖反應——特別是在現在時期,我們極需要以此提高士氣。

Ralph Lauren

但是回顧歷史,最早期的答案仍是最有力的答案。Solvitur ambulando. 這句是由希臘哲學家 Diogenes the Cynic 提出的拉丁文,意思是「透過步行來解決」。也有不少知名人士——不論是 Charles Dickens、Ernest Hemingway,或是哲學家 Kierkegaard,他曾說過:「我已走進自己的最佳思想,而且我不知道有甚麼思想負擔如此之重,以至於人們無法擺脫它。」——都引證了永恆的真理。

沒有單一的步行方式,但是最好的步行方式會帶給我們一種感受。無論你的步行是計劃或即興;朝著某個目標或遠離某件事;單獨或群體進行;是否有地圖,為你帶來迷失再尋找的獨特樂趣——具修復能力的散步取決於我們是否專注於每一步。

郊野的野外漫步帶來完美的田園風光。沉默的冥想縮影,穿過草地或森林漫步,讓我們重新發現大自然的樂趣和內心的堅毅。就如美國的田園作家 Henry David Thoreau 影響深遠的文章《走路》(“Walking”) 中提及:「我認為除非每天至少花四個小時(通常不止)森林、山丘和田野中漫步,否則我無法保持自己的健康和精神狀態。」 但是,如果你來自曼哈頓或米蘭,那不要因此卻步,盡情享受日常的城市冒險。水泥行人路可以令我們發掘更多(我們的城市和靈魂),試試 kinhin 便能足以為證,這是一種古老的佛教冥想練習。

與 zazen(坐禪)的靜坐冥想相反,kinhin 的作用是使呼吸與腿部運動保持一致。掌握後,它便成為一種心靈工具,源於簡單地在房間裡順時針走路。

而且,當有目的性走路,而非主要方向推動你向前向後的時候,就再不需要一個終點(如果你湊巧是Barefoot Hikers of Connecticut(康涅狄格州的赤腳徒步旅者)成員或類似,也可以不穿鞋子)。立即踏出第一步,展開旅程。無論是新道路或經常有人走的小路,都能重申簡單的事實,即世界永不會停滯不前,從來也沒有。即使是你經過一千次的地方,你也可發掘到新事物。遠足、漫步或閒逛就是用來體會這個事實,樂在其中。世界不再是停滯狀態,一切對我們來說都是新事物。現在,是時候用步行發掘更多——觀賞鳥類、追蹤動物、欣賞花卉、深呼吸、收集栗子和活在當下——永遠保持感恩,感恩我們可以雙腳著地去感受一切。

ANTONINA JEDRZEJCZAK 是 RL Mag 的編輯。

  • 攝影:LYNDA CHURILLA
  • 攝影:CARTER 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