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man's Cape | RL Magazine | Ralph Lauren

超人的斗篷

スクロール

超人的斗篷

與 CAM NEWTON 暢談他獨特的個人風格,
對 POLO 的長期熱愛,
以及在 MET GALA 潮服打扮的背後故事
 

「穿上它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如神人一般」國家橄欖球聯盟 (NLF) 四分衛 Cam Newton 如是說道。這位三屆 NFL 職業投球手和 2015 年 MVP 談論的並非他穿著的 Carolina Panthers 球衣或頭盔。他說的當然是以復古 Polo 圍巾定制,穿戴出席今年的 Met Gala 的斗蓬。與裁剪精緻完美的 Purple Label 西裝配合得相得益彰,Cam 及其造型師 Rachel Johnson 通過多彩的時裝風格詮釋當晚晚會「坎普風」主題。其戰服名為:Camp Lo.

 

晚會舉行數周之後,Newton 蒞臨位於紐約 Ralph Lauren 總部,與 David Lauren 及男裝設計執行副總裁 John Wrazej 獨家預覽 Ralph Lauren Purple Label 2020 春裝系列,隨後前往位於麥迪遜街的 Ralph Lauren 公館進行關於這個斗篷,以及原由對 Polo 終身熱愛而啟發這個斗篷的設計概念的對話。請觀看在右邊的影片,了解更多 Cam 在 MET 穿著亮相的潮服背後的完整故事。

影片:Cam Newton 暢談其特立的時裝風格設計源頭

Ralph Lauren

從 Cam 蒞臨 RL 總部、到訪我們在麥迪遜街的公館、旗艦店一直到 2019 Met Gala 的重點報導

「CAMP LO」製作花絮

72 個小時。造型師 Rachel Johnson 就是耗費了這麼多的時間將「坎普風」注入 Cam Newton 出席 Met Gala 的裝束上。

 

受邀者在晚會舉行前幾天就知道,基本上來說坎普風就要求他們要能以展現自己風格的服裝出席盛宴,Johnson 立刻就會意是時候展現自己獨特的潮流主張。然而,她卻覺得毫無頭緒。因此,她做了任何情況下都可以做的事情:打電話給 André Leon Talley。具有傳奇性的潮流飾品建議?Cam會需要一件斗篷。

 

「我當時在想:我要去那些特殊服飾店看看嘛?」Johnson 回想道「當時我腦海里想的都是我能去找到一件斗篷的地方。可是若說到有一個是你能從頭到角都只穿戴一個品牌的服飾並享受那段時光的場合,就是在 Met Gala 了。所以除了 Ralph Lauren 的服飾我誰的也不想用。」

 

Ralph Lauren 的斗篷會做成怎樣的呢? 「我想到的是老派的 Ralph 品牌服飾,人們從頭到腳在華盛頓、布魯克林或亞特蘭大穿著它們穿街走巷的樣子。我去尋找能體現我有過的這些回憶的相片,看看我自己在高中時的 Lo Head 裝扮及我以前怎麼去這樣打扮穿著的範式。」Johnson 把自己照片發給 Cam,兩人開始回憶起它們曾經如何穿戴 Polo 的服飾,還有這些服飾對他們的意義。

 

「這樣做算是對 Ralph 致敬,對 Ralph 所建立的一切,以及對 Cam 及我的意義。」Johnson 說。「向我們購買 Ralph Lauren 服飾,但有不一定買得起的日子致敬。向我們的父母必須省下錢來買一條 Polo 恤衫的時光致敬。這將是對那些日子的致敬,並宣佈說:看看我們現在的成就。」

 

她的計劃是:使用老式的橄欖球襯衫來製作具有標誌性的 Polo 印花拼貼畫,然後將其裁剪並縫在輕質的 Super 120s 黑色西裝羊毛上。為了獲取這些原料,Johnson 與位於布魯克林卡納爾西的 Unique Style(Instagram 上的用戶名稱為 @polostore)取得聯繫。他們有一起有了另一個概念就是:使用復古絲巾。問題是,店家剛在幾天前將所有的貨都賣給了一個收藏家 他們讓 Johnson 與 Instagram 上的購買者聯絡。「今天是星期五晚上了。」她說「Met Gala 是在星期一舉行。我倒星期天上午都還沒跟對方聯繫上。」

 

收藏家 Eric(亦即是 @95nickelgleam)擁有超過 100 條懷舊風 Polo 圍巾,而這正是 Johnson 所需要的。問題是,他會外出到星期天晚上才回來。時間越來越緊迫。當她終於看到那些圍巾時,就說:「有各種各樣的圖案可供選擇。」 但是「當我看到帶有獎牌的徽章時」(一共有八個,顏色各異),我就覺得「就是它了。那就是 Ralph Lauren 的風格。」因此,她和她的團隊買了圍巾,睡了一下,星期一上午 10:00,Rachel 的助手 Anthony 就站在裁縫店的門口了。

 

接下來就是要理清如何完美無瑕的將不同的圍巾拼接起來。解決的辦法是去除圍巾的車邊,在斗篷周圍做一個更大的車邊,然後將其餘的 Polo 紋飾相互疊放,並穿插其他帶有經典 Polo 圖案的複古印花。

 

星期一下午 5:00,Cam 在其住宿的酒店穿上 Purple Label 西裝的時候,斗篷還在繼續趕製。Johnson 回憶說:「當時是下午 5:30了,我對著 Anthony 聲嘶力竭的咆哮。」「Cam在下午 6:15 就會出酒店房了!你在哪裡?後來他們都不接我的電話了,我當時催他們就是催得那麼緊。」

 

終於在下午 6:00,有人敲響酒店房門--斗篷終於送來了。「當我第一眼看到它,就被震懾住了。它看上去真絢麗!」Johnson 讚嘆說。Cam 將斗篷披上,和他的團隊照了幾張相就出發了。

 

「當我看到那張相片」Johnson 說:「我就想:『耶!我做到啦。』」

 

Andrew Craig

 

Ralph Lau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