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L Q&A Charlie Siem | RL Magazine | Ralph Lauren

RL 問與答:CHARLIE SIEM

向下捲動

RL 問與答:CHARLIE SIEM

表演傳統音樂的小提琴演奏家、全新 PURPLE LABEL 系列及保時捷的持久力量
 

Charlie Siem 其實並不是賽車手、不是專業滑雪者、不是服裝設計師,甚至不是模特兒──不完全是。對這位曾在伊頓公學和劍橋大學讀書的英國人而言,這些只是體育和消閒活動。Siem 實際上是世界知名的小提琴演奏家,每年周遊列國 300 多天(當他不是在賽道、在格施塔德的家庭農舍滑雪,或在薩佛街設計他的表演服時)與全球最負盛名的交響樂團一同演出。但他的身份不僅如此。真正的實力結合流行文化的吸引力(他曾與 Miley Cyrus 和 Lady Gaga 同台演出),令 Siem 成為了融合的代表人物──讓新觀眾接觸古典音樂,同時為古舊的演奏廳增添一點溫雅的魅力。

我們最近在 Ralph Lauren Purple Label 的米蘭發佈會和 Siem 見面(在他駕駛熔岩橙保時捷趕回家到摩納哥和家人一同慶祝其 32 歲生日前),並談到現代汽車、古董小提琴、在紀律中尋找自由。

你之前有來過 Palazzo 嗎?
沒有,這絕對是第一次──不論是看 Purple Label,還是富麗的 Palazzo。經典的 Ralph Lauren 裝飾和宏偉的米蘭宮殿是完美的組合。這個系列同樣呈現出經典的 Ralph Lauren:受軍隊啟發、具經典和禮服風格的作品。這其實和我的個人風格十分相似。

很多在學校穿著校服長大的人往往會變得反叛,追求狂野的時尚,但你似乎深陷禮服的吸引力。
完全正確。其實我 13 歲時很高興可能在伊頓公學讀書,其中很大部份的原因是華麗的校服〔黑色正裝、白領帶、燕尾服〕。那是我們為 George III 離世而穿的衣服。我喜歡穿禮服,現在仍然如此。

Ralph Lauren
這個地方位於米蘭 Ralph Lauren Palazzo,已預留給駕駛保時捷的小提琴演奏家:Charlie Siem 的橙色 911 GTS

這是否有點像 Flaubert 所指規律、平淡的生活是為了強烈、獨創的工作? 像愛因斯坦的衣櫃有九套完全相同的西裝,這樣他就不必為已衣著選擇煩惱,而可以一直醉心於創意發明?
無錯。某程度上,在舞台上的穿著亦是表演的一部份。但就像迷失於自己的情緒、表達自己在音樂中的感受一樣,必須精準才能有效地向觀眾傳遞訊息。我會仔細思考我的穿著,每個細節對我而言都非常重要。

我絕對相信要遵守紀律才會找到自由,而非拋棄紀律。或許這偶然會發生,但根據我的經驗,我們要以紀律換來獨特的成果。

古典音樂是強大而可追溯的遺產和傳統,尤其古典小提琴。你如何看待自己適應這種發展?
形容為遺產和傳統實在非常準確。因為小提琴比其他任何東西都更具傳統性。它由老師傳給學生。即使是我演奏的小提琴,這件物品〔價值 $1,000 萬美元,製琴大師瓜奈里於 18 世紀打造的「D’Egville」〕同樣由很多拉奏過的偉大演奏家流傳下來。我演奏孟德爾遜約 200 年寫的小提琴協奏曲時,總會聯繫到過去兩個世紀,我崇拜的小提琴家到底如何演繹這首曲子,這確實縮短了時間。成為這傳統的一部份是我演奏的原因之一。

當你拿著 200 多年前製造的物品時,現代和古典的界線必然會消失,能和以前打造它、演奏它的變得親近。
這點很神奇。它消除了許多方面的時間概念。我的小提琴差不多有 300 年歷史。它於 1735 年製成,當時編寫的大部份音樂──莫扎特出現之前;巴哈僅在 15 年後去世──都是輕快的、巴洛克風格、宮廷舞蹈音樂。我們亦演奏布拉姆斯的音樂──這些樂器從來並非設計成演奏那些結實、豐富、厚實、強大的聲音。

我想把話題從小提琴帶到你的車上,特別是考慮到保時捷對 Ralph Lauren 的汽車系列有多重要。這個品牌為甚麼能吸引你?
其實我是因為音樂而找到它:柏林愛樂樂團的傳奇指揮卡拉揚,他是二戰後的代表人物。他個性獨特,魅力非凡。他是冠軍級滑雪運動員,亦是非常厲害的賽車手。而且他和保時捷關係密切,他們為他特別打造獨一無二的汽車:卡拉揚 911。他非常了解機械、自己想要的懸架和其他專業工具,說實話這方面我認識不多。但他會向工場明確說明,因此他們每隔幾年為他製作這些卡拉揚 911。

幾年前我聽到他的故事時,心想:「天啊太厲害了,我想更深入了解他。」 我爸爸當時有一輛 911,我很慶幸能不時駕駛它。然後我走上了軌道,開始接受指導。我絕對不是專業的車手,但保時捷的力量和精密性迷倒我。因此,我存錢購買我現在駕駛的保時捷──911 GTS。

談起這些多才多藝的人物實在非常有趣,尤其在現今,我們都只專注於自己的專業。你剛才說過,你很早就被音樂吸引著,但我覺得你也有涉獵多方面。我常用這個比喻──技巧就像吉他或小提琴弦線。小提琴上的琴弦越多,你越能用每條琴弦演奏更好的聲音。
當然。我不是來自音樂世家,因此我接受了非常廣泛的教育。你必須找到平衡。小提琴手需要狹隘地專注於一件事情。你不可能睜開雙眼就能演奏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除非你花了很多時間專注於樂曲。要達到可以站在管弦樂隊和一千人面前的水平,這種心理和生理訓練都比你想像的多。

我們正談論汽車運動,我總想將其與我最熟悉的領域聯繫起來──音樂。這是非常恰當的類比,同樣要適應高壓狀態並本能地生活。當你高速轉彎時,剎車、油門、轉向和節奏的關係能與我演奏小提琴的這些經驗聯繫起來。

當你開拓其他領域時,會否擔心自己無法達到與拉小提琴相同的水平?
太過自私的追求會造成嚴重破壞。生活很快會變得非常枯燥乏味。我一直在舞台領略到的最大教訓之一就是不要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做事要不計後果。我認為這可能引伸到生活中的一切──嘗試新事物的自由和能力,不一定要立即成功。

拉小提琴時,你的水平會不斷上上落落。你不會總處於頂級水平,你必須能夠經歷低谷。但我對生活中其他範疇皆有解脫的態度:「我做這件事並非要取悅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我這樣做是因為生活需要體驗,要量力而為,而非令自己灰心。」 這就是你在舞台能得到的強烈教訓,因為舞台是一個均衡器,你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

CHRIS WALLACE 是居於紐約市的作家和編輯。

  • 經 RALPH LAUREN CORPORATION 同意刊登
  • 圖片來自 SCOTT RUDIN;經 RALPH LAUREN CORPORATION 同意刊登。